当前位置:首页
>> 热点专题 >> 红色文化
视力保护色:
革命回忆录——誓师复仇

2017-03-21 15:07 字体:[ ]

我虽不是“马石山惨案”的亲眼见证者,但我却亲身经历了日寇那场残酷的“大扫荡”。并且参加了北海军分区为“马石山惨案”死难烈士和死难同胞举行的追悼会和誓师大会。当时的情景,如今回忆起来仍历历在目,令人感慨万端。

1942年11月15日晚,我所在的北海剧团,在蓬莱县东部的时金河村演出了话剧《出征》(剧情大意:日本国的一家餐馆,老板娘的独生儿子被日本政府征了兵,送到中国打侵略战争去了。餐馆的年轻女招待是老板娘的未婚儿媳妇。她们俩相依为命,虽受尽了日本官僚、浪人的百般凌辱,但她们还是忍耐着,苦苦地等待着侵略战争能早日结束,合家团聚。他们日盼夜盼,盼到的却是冰冷的骨灰盒。她们恨死了日本军国主义,毅然参加了反侵略战争的宣传队伍……)。雪后的农村旷野,冷风刺骨,而观众却是人山人海,群情激愤。我们也都为演出成功而高兴。不料,舞台的大幕刚闭,紧张的气氛就笼罩了全剧团。指导员夏加和团长茹萍把大家召集起来,传达“有紧急情况”,让大家以最快的速度卸妆、拆台(舞台都是我们自己用土筑起来的,再向群众借几根高木杆在四角挂上幕布)、归还向群众借来的东西,丢失或损坏的一律赔偿。当夜就行军几十里,在蓬(莱)福(山)两县交界的一个四面环山的小山村驻了下来。

第二天上午开会,指导员介绍了敌人要“大扫荡”的严峻形势,布置要立即做一部分干粮,准备进山里长期坚持斗争,男女团员尽量都化装成老百姓,以缩小打击目标。我们女同志做干粮直忙到深夜,只听见外面汽车的呜呜声,自东向西接连不断,猜想定是烟台的鬼子运兵去我抗日根据地“扫荡”。拂晓,我们就出了村庄向北山进发。刚走到山下,就隐约看到山顶上的“膏药旗”,敌人已占领了山头。我们立即向左边山麓转去。走不多远,就听到一阵“哒哒”的马蹄声,敌人的马队过来了。我们又立即转向东,想从山右边插过去,但很快又发现了敌人的狼狗。这时天已大亮,只见五十多米开外,有十几个鬼子端着长枪过来了,前头那个鬼子枪刺上还挑着面“膏药旗”。幸亏有树木遮掩,他们还没看到我们。我们就掉头往后跑,迅速转移到了南山。刚要喘息一下,一阵刺耳的金属声传来,鬼子的飞机俯冲在我们的头顶,机舱里的鬼子驾驶员我们都看得清楚。大家急忙卧倒在地。夏加指导员带头说起了笑话 :“哎,谁有本事,就跳上去坐飞机。”“小姜(团里年龄最小的,这年他才14岁),你不是没坐过飞机吗,看,人家派飞机来接你啦!坐上飞机,漂洋过海,到敌人老窝去闹革命!”同志们也都跟着说起来。“你们都小声点,别叫飞机听见!”小姜既严肃又认真地阻止大家,却引起了一阵哄笑。看来大家似乎毫不紧张和害怕,可我发现指导员和团长的脸色,却是一会儿白一会儿绿。他们俩和我们不同啊,他们要为党负责,保存住北海区这唯一的一支文艺新军呢!

情势越来越紧急,敌人开始搜山了。只见西山上的敌人,十几步一个一字儿摆开,像把梳子一样齐向山头推进。我们只好化整为零,确定了大体的突围方向,规定好了集合地点,大家就散开了。我和高志明、宋光华躲进了树林,顺山下到了沟底,爬上了东山顶,进到一座庙里暂时休息一下。不多时,又有几个男同志也聚拢来。太阳已经偏西,庙里的老和尚让我们吃了一顿热地瓜,分外香甜。

当晚,同志们陆续到达了集合地点,但少了三个人。第二天,李敏(韩奇)和李冬青先后回来了,但小姜斌直到夜里还不见影子,大家焦急万分。团领导决定,在原地再等他一天。就在大家望眼欲穿的第三天上午,小姜才一瘸一拐地回来了,手里还提留着一只红色的皮手套。同志们一齐围上去,听他讲“历险记”。原来他一个人跑迷了路,误入了敌人的包围圈。他看走不脱了,就在一个很狭窄的小山沟里隐蔽下来,蜷缩在一块青石下。搜山的敌人从他几步外“梳”过去,马队窜过他的头顶时,掉下了这只红皮手套。整整两天两夜他没敢动弹,手和脚都冻烂了,鞋子脱不下来,脱下来就再也穿不上。我只好把他的鞋子的前脸剪上个口子,才勉强地穿上了。

11月26(或27)日,剧团接受了一次演出任务,突击排演话剧《活路》,夏加指导员教我们唱《追悼歌》。这时我们才知道,日寇对胶东地区这次骇人听闻的“大扫荡”,是由华北派遣军总司令冈村宁次亲自指挥的。他纠合了一万多日军,在投降派赵保原、秦毓堂五千多人的配合下,采取了“分进合击”“铁壁合围”“合击清剿”等毒辣手段,在牟海县的马石山上,制造了我数百名军民殉难的大惨案。

月底,北海军分区在马石店西部一个山村的旷野,为在“马石山惨案”中死难的同胞举行了追悼大会和誓师大会。大会会场布置得庄严而肃穆,土台正面,是用鲜松枝扎成的松坊,缀满白花。松坊的白布横幅是“追悼誓师大会”六个黑色大字。台子的后幕上还挂了许多白纸黑字的挽联。台下是军分区机关和所属部队的指战员,以及周围村庄的老百姓。

追悼大会开始,全体为“马石山惨案”的死难同胞默哀,我们在幕后齐唱了《追悼歌》,(歌词大意是:安眠吧,勇士!用你们的血,写成了一首悲壮的诗!敌人啊,你别得意,朋友啊,你莫悲伤。这虽是黑暗的时候,但又是胜利的开始……)。哀乐般低沉的旋律,使台上台下一片低泣。领导人和各方面代表的讲话,都沉痛地悼念了“马石山惨案”中死难的同胞,并以无比崇敬的心情,颂扬了八路军指战员的勇士们,往返于敌寇的炮火封锁,援救人民群众,而终至牺牲了自己生命的英雄事迹。怒斥了鬼子和汉奸的残暴罪行,表示决心要“以牙还牙,以血还血”,用实际行动向敌人讨还血债,为死难烈士和死难同胞报仇!讲话间,“打倒日本帝国主义!”“打倒汉奸走狗!”“血债要用血来还!”“誓为死难同胞报仇!”军民的口号声惊天动地。紧接着是军分区司令员孙端夫代表全体指战员盟誓。只见我们团长茹萍,左手提一只大公鸡,右手拿一把菜刀,一个白瓷碗,走向台前的一排桌子,顷刻间,鲜红的鸡血流进瓷碗。孙司令员手蘸鸡血,在铺开的一块白布上,书写了“誓报国仇”四个大字,然后,将誓词举过头顶,昭示全体。台下军民壮烈激愤的情绪,达到了沸点:“誓报国仇!”“把日本鬼子打出中国去!”“为保卫国家愿流尽最后一滴血!”“有志青年,参军参战!”“保卫家乡,到前线去杀敌!”在巨浪般的口号声中,有二十多个青年小伙子先后跳上台去报名参加八路军。他们向孙司令员表示:“我们要跟你们一块去打日本鬼子,为死难同胞报仇!”司令员高兴地欢迎他们入伍,台下同时响起了热烈的掌声。

晚上,我们剧团演出了话剧《活路》,由于剧情是反奸诉苦的内容,演员又是带着真实的感情上台,演得特别投入。台下的军民观众满怀悲愤的情绪观看。结果,扮演汉奸的茹萍身上挨了好几块石头,幸亏穿的是棉衣。

 

(苏启颖撰写)

【打印本页】【关闭窗口】

分享到:
0
上一篇:
下一篇: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